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齐鲁在线 >> 齐鲁书画 >> 书画人物 >> 正文

工笔一代圣手,这花鸟,太美辣

我要评论 来源:琴棋书画  2016/9/19 14:20:23  作者:  

  于非闇(1889~1959),20世纪北方“京派”工笔花鸟画的杰出代表,其工谨明丽、重色浓妆的工笔画风,继宋画之周密不苟,扬现代之审美时尚,对现代工笔花鸟画产生了重要影响,堪称“于派”而连绵不绝。

  于非闇的工笔花鸟画笔力坚实,无一松懈,色彩浓重富于装饰,源自写生,造型精谨,前期较为淡雅,后期趋于丰满富丽,为北方工笔花鸟画的重要代表,与陈之佛有“南陈北于”之称。

  这件作品在工笔作品中堪称大件,庭院顽石错落,玉簪,牵牛,新竹穿插其间,点缀着蜻蜓,蚱蜢,蝴蝶等动物,一片秋意盎然。不但画面典丽繁复,而且对象的布置繁简得当,形象刻画精微生动,线条劲挺有力而准确严谨,极具节奏感,设色清丽、匀净而典雅,富有宋缂丝画的装饰性,有很强的古朴明丽的意味。他抓住了对象瞬间的动态特点,如两个蜻蜒或停或飞的动态极为准确传神。

b4f9d2cbebafd912322135dc4d39a049.jpg

  《木笔山鹧图》中,于用酣畅挺拔的“瘦金书”题写了一首白居易的诗《题灵隐寺红辛夷花一戏酬光上人》:“紫彩笔含尖火焰,红胭脂染小莲花。芳情香思知多少,恼得山僧悔出家” ,颇见其趣。其书法配其工笔花鸟,古意更浓。

  看于非闇的这幅作品,小枝与主干之间不仅在穿插避让上井然有序,主次关系明确,表现技巧也更生动自然。主干的线条虽然粗犷却不显粗糙,笔势稳重结实,细致的皴擦使枝干具有很强的立体效果,再加上淡赭色的渲染,很有些西画的韵味。盛开的辛夷花娇柔轻灵,给人以恬淡宁静、端庄秀丽、平和安详之感。层层晕染的花瓣丰满滋润,仿佛是由晶莹的玛瑙雕琢而成,那轻灵滋润的样子,让人心旷神怡。

  这幅画是于非闇的著名作品。全画以深溟而又宁德的蓝色作底,画一枝盛开的白玉兰。树间两只羽毛极为鲜艳的黄鹂,一飞一落,情趣中跃动着生机。全画不留空白,以虚为实,此作以平涂的深蓝色作底色,产生了浓厚的装饰意味,但玉兰花树依然用写实手法。

  深蓝底色看上去如沉睡的大海和洁净的蓝天,把那洁白、高雅、妖嫩而端庄的玉兰花衬托得愈加纯净和典雅。取大的对比效果,突出了人们在蓝天下观赏白玉兰花的印象。中国的工笔画也并不拘泥于摹拟的真实,而强调艺术家的理性和感性的加工。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稿件、图片均有可靠的来源,目的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 并不代表齐鲁在线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