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齐鲁信息 >> 齐鲁书画 >> 书画展示 >> 正文

笔墨写性灵 人生入画图 ——画者周墉

我要评论 来源:齐鲁在线  2017/9/14 12:06:34  作者:刘合汉  浏览次数:  
[导读]:周墉:字筠溪、老溪、号九仙山人。1971年生于山东,职业画者。新华社新华书画院特聘画家。

齐鲁在线网讯 周墉:字筠溪、老溪、号九仙山人。1971年生于山东,职业画者。新华社新华书画院特聘画家。

从某种角度上说,中国画是性情的艺术,更是性灵的艺术,评价一个画家,很大程度上要看他是否具备性灵,这是一种很高级的艺术情感,对于文人画而言只有具备了这样的艺术情感,才有将美学格调“拔”起来的可能。画史上,很多画家因为性灵不足而囿于技术不能自拔,最终被画史悄无声息地淘汰的例子不胜枚举,那些具备充分性灵的画家则能将艺术格调推向更高更超脱的美学境界,而在画史中留有一席之地。

老友周墉,以“画者”自居,而不是以“画家”自居,我想,这正体现了他对艺术的尊重和对自己的尊重。在我看来,画者与作者、歌者、行者一样,都有一个“者”字,这个“者”字,一方面意味着艺术主体具备相当的艺术前进空间,另一方面则意味着回归艺术和创作主体本身,体现着对艺术和自己的尊重,不是说“家”不好,的的确确,要能成“家”真是太难了,“立一家之言”更是难上加难,艺术史上不过寥寥数人而已,古今成“家”者真是凤毛麟角,“家”是一个多么高的词语!反观当下,所谓“家”,遍地都是,活生生被跑江湖卖野药不知天高地厚的无耻之徒给糟蹋了。一个“者”字,姿态全出,我喜欢这个“者”字,踏实,不张扬,但有张力,有辽阔的可能性。

周墉浸淫书画二十余年,全凭兴趣为之,老实说,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知持之以恒是何意,惟知冲动奔来不可不画。所以,他的画大多是性情之作,好看,好玩,有意味。尽管写了这么多年,画了这么多年,从未想过要以“家”自居,只顾着表达自己的兴趣倾泻自己的冲动了,哪有精神分这个神,从艺术本身而言,这是纯粹的,是好事。画者,画着,一直在探求的路上,从人生和艺术的终极来看,一切艺术何尝不是在路上?对于一个充满生命力和创造力的艺术家而言,他的艺术永远没有“成熟”的时候,也不可能“成熟”,他永远在“成熟”的路上,所以他的艺术才有生命力,才有变化与发展的可能。周墉书画兼能,书法喜篆隶行草,都比较扎实。我主要想提一下他的画。

周墉的画,以花鸟为主,兼作山水、人物,他是以篆籀的线质、行草的笔法入画的,而“以书入画”正是中国画之要义。用笔正,线劲道,耐看,整体上画就立得住。中国画是线的雄辩,线从书法中来,书法的质量直接决定着线的质量。周墉在书法上下的工夫不亚于在画上下的工夫,多年来的书写经验直接提升了他在绘画中对于线的把握。他的花鸟画,题材大多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传统花鸟画所涉及的领域,当然他也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偏爱的新鲜的题材。周墉受吴昌硕和任伯年影响很大,他觉得,沉浸在对吴昌硕和任伯年的氛围中未尝不是一种积累和探索,他相信创新如同酿酒,是无意识地、慢慢酝酿、自然而然、最终发生的结果,一刻意,酒就坏了,一刻意,画就僵了硬了死了,所以,他认为,只要端正态度,找对路,按照艺术直觉走,顺其自然就是最好,自己的面貌最终会随着生命深度、情感浓度、笔墨厚度的累积和提升而降临的。

周墉也喜作人物画,偏重女人体,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和喜爱,但他极少示人,他认为,这样的作品更多的是私密的,自己创作出来就行了,抛到社会上去,很多人接受不了,给别人带来审美尴尬,又何苦来着。我觉得周墉可爱就可爱在这些地方,随意,随心,随性,当然,更随手,随手一画,随手一写,随手一放,或者随手一赠......这是心手两畅的艺术体现嘛,人一刻意,就拘谨,就无情,就不可爱了。

因生于沂蒙长于沂蒙,周墉对沂蒙有着深刻的生命体验和美学理解,近年来,他画了一大批描绘沂蒙风物尤其是农具的作品:车子、篓子、耙子;铁锨、铁镐、铁铲、䦆头;耩子、碾子、磙子、磨盘、碌碡等等。直观的物象组合,线与面的融会,笔墨的直观表达,倾诉乡愁,表达思念,不求意趣,但又不失意趣与生活,正是这些画的独特之处。他将这个系列定位为自己的创作。我想,这是客观的,也体现着他的想法。从生活中来,到艺术那里去,不正是许多艺术追求者的状态?画乡土农具,具体从齐白石那里开始,白石老人画草垛、筐子、鸡笼子、耙子、锄头等,到了郭味蕖那里得到了进一步丰富,将山水和花鸟元素加到了这个题材里。周墉正是沿着这个题材向前走的,强调题材的单纯性,归纳美学的系统性,突出笔墨的写实性,最终要提升物象的艺术性。

周墉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他每天都花费大量时间临习古画,中间穿插着自己的创作,临习与创作、应请索相结合,日子在慢节奏中浸润着,笔墨逐渐走向性灵的通透与放达。

周墉长我几岁,这位老兄身材瘦削,皮肤黝黑,心地单纯,性嗜酒,喜香烟,好书画,乃真性情之人,以我看来,人无性情很正常,但装性情就讨人嫌,真性情之人恰恰最可爱。周墉时而沉默寡言,时而滔滔不绝。当他独处时,往往创作力非常旺盛,打开音乐,信手挥毫,笔下作品源源不断。面对朋友时的周墉,总是打开话匣子,无话不说。他的朋友多为性情之人,没心没肺,不求甚解,相聚一起,无所顾忌。这才是真正的朋友,志趣相投,肝胆相照,无须设防。环顾左右,性情之友成珍稀动物矣。

孔子论《诗经》说:“发乎情,止乎礼义”。所有艺术都是从“情”那里生发出来的,“情”是艺术之母。李贽提出“性灵说”,可视为对“情”字作为艺术种子的强调和深入探析。与“情”相比,“性灵”是更高级的艺术情感,高级的中国画尤其是文人画往往来自于“性灵”,我想,“性灵”二字用在周墉身上很合适,这都是他的体现。一个性灵之人,多情,丰富,好玩,筋骨血肉精气神丰满,艺术才有跳出来的可能,相信性灵的周墉会以性灵取胜,完善自己的画图人生。(艺评人:大凤)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稿件、图片均有可靠的来源,目的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 并不代表齐鲁在线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