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齐鲁在线 >> 齐鲁书画 >> 书画展示 >> 正文

丹青有继——读国家一级美术师金树勇山水画卷

我要评论 来源:中国网  2018/3/5 12:10:20  作者:  浏览次数:  

  金树勇,回族,著名山水画家,字滤金、縯极,号澄怀老人、云翠斋主,山东济南人士。先后受教于金棻、黑伯龙、刘德府、张宝珠等书画名家,并借鉴沈周、石涛、八大山人、张大千等名家精髓,擅长大写意泼墨山水兼“南北二宗”之长。

  近年来在北京、山东、辽宁、宁夏、新疆、台湾等地举办联展与个展,并在日本及东南亚地区进行学术交流,作品被国内外友人所珍藏。资料录著于《美术报》、《中国书画报》等艺术类刊物,其艺术成就被人民网、新华网、凤凰网、中国日报等知名媒体报道。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山东东方国画院院长,中国水墨研究院院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高研班导师。

  丹青有继——读国家一级美术师金树勇山水画卷

  文/何怀硕

  山东——孔孟之乡,中国古老文明的发祥地,依托于深厚文化的滋养,山东画坛人才辈出。时间推移到新中国成立后,随着50年代双百方针的提出,文艺界迎来了又一个创作的春天。

  在今后的几十年内,山东画家可谓群星荟萃:山水画坛由关友声、黑伯龙、弭菊田、岳祥书引领大旗,被时人誉为“关黑弭岳”;画坛泰斗李苦禅、美协主席于希宁、白石高徒许麟庐、王天池等人则在花鸟画坛各领风骚。再加上活跃在各地的山东籍书画家:赫保真、郭味蕖、郭传璋、陈维信、张朋、崔子范等人,这一系列璀璨的名字构筑了山东画坛的鼎盛时期。

  如今,年华已老,斯人已逝。在这枯灯之下,我翘首期待书画后辈们可以继承先人衣钵。

  零八年游历济南府,在一次联展中,朋友向我推荐画家金树勇,介绍其师承黑伯龙、金棻,水墨功夫了得,问我是否有兴趣看其作品。能够受教于山东书画界两位泰斗式人物,这本身就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挪步至山水画展厅,一幅作品首先映入眼帘,整幅画作洋溢着文人气息,这在当代学院派盛行山水画坛是少见的。再细一看,作者正是画家金树勇,感慨之余,也引发了我深入研究的兴趣。

  借用前人的说法,金树勇应该属于“隐逸型”画家。同为回族的他自小便与黑伯龙、金棻二位前辈相识,虽然此时树勇先生年龄尚小,但朝夕与二位前辈相伴,目睹恩师创作过程,并得悉心教导研习书画,这样的经历显然是弥足珍贵的。可惜二位前辈过早驾鹤西游,艺术界从此失去两位巨匠。树勇先生也暂时隐逸下来,他心中一直铭记二位先师所嘱“沉下心来研习传统技法,领会先贤笔墨意趣。”名利的变幻,潮流的翻新,他都坦然处之,默默的践行前人之路,求索着艺术上的大道。

  或许是因缘造化,其与黑伯龙先师的渊源在若干年后得以延续。拜入张宝珠先生门下,使得树勇先生回归伯龙一脉,并再次走向主流画坛。此时的他已尝试变法,用笔更显放逸率真,作画前早已了然于胸,洒然自若,而苍茫之气尽现于纸上。皴擦点染,以随意而有法度的用笔和浓淡干湿的用墨,使得笔、墨、水三者完美融合,笔墨相会,水墨相融,氤氲而生,气韵而成。

  “世间无处不留白”书画艺术更讲究留白之妙,静观树勇先生作画,在实处墨色渲染,疏处巧妙留白,阴阳相生,使人在雄浑之中可以感到一股空灵之气,正可谓深得南北二宗之妙。古语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树勇先生亦深谙此道,在冗杂事物之外遍游名山大川。林间幽径、溪谷河流处处留下了他的足迹,长年的游历不但开拓了他的视野,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素材,也为“外师造化,内得心源”的艺术真谛做了完美的注脚。

  诚哉树勇先生不侍浮华、淡于名利,却已然引起收藏界的广泛关注,这是对其数十年艺术生涯,甘于寂寞、舍得功名的最好褒奖,窃笑谈为“酒香不怕巷子深”。

  二零一一年秋于台北石园

  (作者为中国国家画院院委、台湾师范大学教授,著名艺术评论家)

  黄山松云

  泰岱道中

  青山隔云迎贤至

  谷口人家得晴岚

  青山不知老将至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稿件、图片均有可靠的来源,目的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 并不代表齐鲁在线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